年兽

(佣慈)久别(伍)

      



        在天气真正暖和起来时,奈布在镇子上找了份工作,倒不是他缺钱,他只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闲,顺便,在奈布的潜意识里,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大概算是真正的留在这里了。他的工作就是保护一位厂长的女儿,那小姑娘倒是很好相处,也不乱跑,只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个安静的小花园了里,而女孩儿的父亲却提防自己仿佛是面对着什么恶人,只是奈布在那么多招聘的青年中脱颖而出,又一副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闷葫芦样才被留了下来,奈布在那个小花园一呆就是一天,染的身上尽是花香才踩着黄昏回到镇子另一边的孤儿院,他通常能赶上晚饭,或者说克利切会给他留下一些饭菜,厨房最显眼的地方总是放着一个扣的严严实实的碗,打开的时候还冒着热气,只是偶尔会缺上一个小小的角,奈布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个小馋猫偷吃了碗里的土豆泥,但是他也不介意少这一小口,克利切知道成年男人的饭量是小孩子们不能比的,所以每次留下的晚饭分量都不小,奈布端着碗坐在餐桌边还能赶上克利切给孩子们念故事,他特意挑了个离偷吃土豆泥的孩子很近的位置,看着孩子突然僵硬的表情笑出了声,在克利切把目光投向自己时才用碗挡了下脸,装作认真扒饭的样子,等克利切开始念故事的时候奈布又悄悄抬起了头,打量着认真念书的年轻院长,克利切的声线早已过了少年青涩的阶段,但也不像声音低沉的青年,他没有很板正的把每个词都念的很清楚,听着像奈布故乡那些老人们坐在灯光下叙述陈年往事。那是个关于海的故事,很俗气也很浪漫,最终那位温柔的人鱼公主不负众望的嫁给了王子,有些孩子在克利切讲故事的时候悄悄的笑,旁边那个偷吃了土豆泥的孩子见奈布没有追究的意思才敢靠近奈布,他拽拽奈布的一角,压低了声音仿佛在说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嘿嘿,院长可喜欢这个故事了,我们隔两天就能听一遍,都听腻了……”奈布还在盯着克利切看,听着孩子的话才笑了笑,孩子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也陪他笑“我们院长长得好看吧,院里的几个小姑娘可喜欢围着院长转悠了,嘿嘿嘿…”奈布这才收回了目光,摸摸鼻子,琢磨着以后他再偷吃土豆泥就跟克利切告状。等孩子们不情不愿的被赶去睡觉后奈布就跑到厨房去给洗碗的克利切打杂,也没什么能让奈布做的,倒是让原本就不宽敞的厨房更拥挤了,他背靠着门框慢吞吞的把刚洗好的碗擦干再收回碗橱,厨房里安静的只有水声和碗筷轻轻磕在一起的清脆声音,奈布做潜伏工作时早就习惯了两个人间的沉默,倒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是克利切开了口“麦考夫那个小鬼又跟你瞎说什么了?”奈布就如实交代了(当然是选择性的忽略了关于克利切好看的这一段),不得不说奈布还是有点好奇克利切喜欢那个故事的原因,“我就知道,那小兔崽子就喜欢跟别人说克利切的那两件破事儿,那个故事是老院长经常讲的,老院长……年纪不小还很喜欢这种故事,克利切也就习惯了没事儿讲讲这个故事了。”这是奈布第一次听到克利切讲以前的事,年轻的院长平时讲的都是那群小鬼们干的傻事,哪个孩子爬上了苹果树不敢下来啦,哪个孩子被西城的野狗追着跑回来抱着自己哭啦,倒是关于自己的事很少提起,倒也不像避着不提,奈布更觉得是他认为自己那段时间无关紧要,懒得跟人多费口舌,克利切难得讲了一次干脆就顺着话头讲了下去“老院长对孩子挺好的,是个天主教的信徒,没事儿就拉着我们去教堂祷告,克利切晚上悄悄溜到客厅被她抓住也不会挨骂,她会悄悄的给克利切手上塞块甜饼,自从她……”克利切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用什么词合适“走了,走了之后克利切就没吃过那么难吃的甜饼了,都烤成土饼了,克利切当然烤的比她好…”奈布能看见青年嘴角柔和的弧度,大概,老院长是个很好的人吧。


(我……emmmm,ooc算我的,文笔烂也算我的,以奈布的视角来体现克利切是个普通又疲惫但是狡诈善良的人呜呜呜呜呜呜有人喜欢就太好了(国际惯例🌚

这张画是大概两点开始画的🙃原本想十分钟速涂,结果就一下子修仙到现在,我写不出文了就猛的想起自己好像还会画画,然后画完了发现自己想多了🌚这是指绘x我现在手快抽筋儿了(bushi)画的好草啊hhh然后表白裘克。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标签儿x要是打错了告诉我一声吧x

(佣慈)久别【肆】

    约莫是圣诞节过后的半个月,顽强的佣兵先生伤早已好了大半,剩下的不过是些需要调养的小问题,然而佣兵任然没有离开孤儿院。不得不说,这种普通人的日子对于奈布来说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不用再天涯海北的游荡,不用每天做好一个人悄无声息死去的心理准备,只是安安定定的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操劳。佣兵先生一直没什么牵挂,除掉偶尔喝酒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积蓄攒下了一笔不小的积蓄,擅自脱离组织虽然让他有小小的不安,但是“佣兵”这种职业和“军人”完全不同,不享受军人的荣耀,整日隐姓埋名的穿梭于枪林弹雨间解决一些“上不了台面”的问题,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生活而奔波,下了战场大家互不相识,也就不存在什么“军伍情深”,他就像是闯入梦境的人,自欺欺人的拒绝清醒。而真正让他担心的大概是克利切的想法,那个年轻的院长,奈布在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奈布也能多多少少的总结出一些,驯服的、倔强的、市侩的、矜持的,但是克利切不一样,他既没有脱离这些人之内,却又与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同——他可以轻易的混在孩子身边不显突兀,也能和上等人谈笑风生,他面对佣兵时总是一副礼貌的样子,既不亲近也不疏远。他曾见过克利切独自在院子里对着枯草发呆,那是奈布见过那人最清闲的时刻,他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空洞的表情毫无生气,寒风灌进宽大单薄的旧衣服带起衣角后又悄悄的吹向更空旷的街道,奈布不知道究竟哪个样子才算是“克利切”。在这种隐隐的不安下也就慢慢的把时间拖到了开春,奈布像个正经房客一样交着租金,克利切只是默认了这种“强行租住”的行为,他没和奈布商量价钱,只是任佣兵在橱柜里留下一笔钱。奈布像往常一样坐在孩子们身边,听孩子们认认真真的和他讲院长是如何英勇的打败了试图欺压楼下大咪的阿黄,“大咪”和“阿黄”大概就是每天在楼下打架的两个猫狗,它们每天“交战”时总是吵的人不得安宁,或许克利切是被扰了睡眠才出手相助,奈布想到这里只觉得好笑,“咯哒-”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奈布,大片鎏金似的阳光洒进了原本阴凉的房间,强劲又温柔的风夹杂着街道的喧嚣呼啦一下子全闯进了屋里,被吹起的窗帘轻轻的扫过奈布的侧脸,风早已脱去了刺骨的寒冷,隐隐的是他来到这里第一晚被炉火温过的暖意,初春的风毕竟还是有些凉,平时见克利切只趁孩子们午睡时才打开通风,想想这会儿克利切大概在楼上小睡,奈布拍拍衣服起了身,等他关好窗户转身才看见克利切扶着墙冲自己笑,大概是听到声音才下楼的吧,到底是习惯了一个人料理所有事,这次的笑比以往的每一个笑都生动,窗帘落下前最后一抹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耀眼的让奈布晃神,依稀的是少年般的青涩,这个笑像那抹阳光一样转瞬即逝,只让人怀疑是幻觉,克利切没有过多的停留,转身便要回房,只是在楼梯口淡淡的冲奈布说了什么,然而奈布懒得再给自己的悸动找理由了。

他说“以后还要请你多帮我分担些事了。”大概是真的打算收留自己了吧,奈布想。






我!既短小又不精悍的典型🌚已经彻底变成日常恋爱文了吧大概,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写什么,就是把自己理想的生活都写给两个人了,ooc是我的呜呜呜呜呜呜,然后,有人喜欢就太好了。

(佣慈)久别【叁】

   克利切出了门便直接下楼了,刚才的那句话还是抛去克利切只是去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这一点就是句真话了,他刚走到楼梯口就被几个孩子围住了,孩子们很少见到克利切带人回来,况且还是个半死不活的伤员,“克利切叔叔!他醒了吗?”“他叫什么名字?看着还挺眼熟的。”克利切拍拍孩子们的肩,示意他们先回到客厅,他等孩子们都坐好了才小声的回答了他们“他是前两天借住的佣兵团员,名字……克利切听他们叫他郊狼,大概是佣兵的代号吧,身上都是些冻伤,子弹也没伤到骨头,能在这么冷的天活下来也算是命大……你们要悄悄的,不要吵到人家休息。” 奈布老老实实的躺在被窝里,这木地板着实不隔音,他还能模模糊糊的听到楼下的吵闹,不是很大声,揉杂在炉火“噼啪”的声音里像是蒙了层水。即使是刀尖舔血的佣兵也放下了所有的警惕沉沉的睡去了。等奈布再次清醒的时候屋里的空气已经冷下来了,贴在脸上是令人清醒的冰凉。胳膊上的禁锢似乎消失了,有什么湿润而粗糙的东西在摩擦伤口边的皮肤,奈布睁开眼,屋子的窗帘没有拉开,只有很柔和的光线铺进屋里,克利切侧坐在床上,拿拧干的热毛巾擦拭他的伤口。奈布没有动,只是悄悄的看着那人摆弄自己的胳膊,年轻的男人低着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个狰狞的伤口上,阴影勾勒着他的面容,那只义眼透出浅浅的,昏暗的浅金色。奈布等他细细的给自己缠上干净的绷带后才开口“谢谢了。”男人这才抬起头“试试能不能坐起来,让克利切看看你身上的伤。”奈布用手肘撑着床挣扎着半坐了起来,被子顺着肩膀滑了下去,露出大小口子密布的后背,在这么阴暗的房间里克利切都能看见那些可怖的陈年旧伤,想想估计每一处上伤口都曾深可见骨,那些颜色鲜艳的新伤到大多是些冻疮和淤青。奈布看不见克利切在干什么,只能感受到克利切似乎在伤口上抹了什么凉丝丝的膏药,动作轻柔的几乎难以察觉,第一次有人这么认真的对待奈布的伤,佣兵早就在多年的战争中习惯了伤口,哪怕是被枪打中了胸口他也能不吭一声的忍下去,但人毕竟是人,没有谁是不会疼的,所以现在奈布认为自己那莫名漏了几拍的心跳是有情可原的。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奈布的伤慢慢的恢复着,他没问克利切用的是什么药,只知道这些药比军队配备的堪比伏特加的烈性药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在他伤口好的差不多时圣诞节也差不多到了,也是孩子们吵吵嚷嚷的冲上来邀请他参加孤儿院的宴会他才知道已经在这里借住半月了。奈布被孩子们簇拥着下了楼,客厅里摆了以棵病怏怏的小松树,也不知道克利切是从哪里挖来的,树顶上挂了一个漂亮的彩球,火光透过彩球便成了柔和的彩光,轻轻的打在奈布的脸上。他陪孩子们一起祷告,克利切就坐在一边却只是看着,在孩子们欢天喜地的吃着比起平日丰富许多的晚餐时奈布小声的问“皮尔森先生不信神?”虽然是个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克利切只是笑了笑并没解释什么,等晚餐过后孩子们却并没有散去,都是挤在克利切身边像是在等什么,而克利切就倚在墙边招呼奈布过去,“今年的礼物我都藏好了,去找吧,佣兵先生也有份。”孩子们一哄而散,只留下了发愣的奈布,直到克利切开口催他才恍恍惚惚的走开,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圣诞节是在冰冷吵闹的酒馆度过的了,二十多年唯一的圣诞礼物就是他十二岁时祖母送的一块旧怀表。孩子们陆陆续续的拿到了心怡的礼物,大多是些木头小鸟或者是小兵人,奈布不知道克利切准备送自己什么,他也没和孩子们抢那些小玩具,权当是陪孩子们玩似的瞎逛。克利切老远的冲他挑眉倒是让奈布有些想笑,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的皮刀鞘是给他的礼物,奈布一进客厅就看见了那个刀鞘,还以为是什么圣诞节摆设,却没想到是自己的礼物。那是些柔软而结实的碎牛皮缝制的,大概是裁缝铺的边角料,针脚密的让绣娘也不能挑剔什么。他坐到了克利切身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在这里打扰了一段时间了,能得到这个礼物让奈布有些受宠若惊,正当他思量该怎么开口时克利切倒是先说话了“你的那把军队是该有个新刀鞘了,罗斯那个孩子挺喜欢你的军刀,要是没有好的刀鞘保不准会伤到某些偷偷跑到你房间的小鬼。”尾音轻轻的向上挑着,奈布彻底放弃了说什么的想法,只是希望给这次的心跳加速找到合适的理由。


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老狐狸稳撩小狼狗,姜还是老的辣,人还是老的撩🙈 妈耶我这么洋洋洒洒的好像能些好多东西,从奈布受伤开始写到他们同居再到分开然后重逢🌚(俗!俗不可耐!但是我喜欢🙈还是那句话,要是有人喜欢就太好了。

为什么只有深夜才有灵感呢?🤨

(佣慈)久别(贰)

  奈布是个优秀的雇佣兵,但和如何三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的枪口下逃脱也的确不在佣兵学校的授课范围以内,他狠狠的踹开面前的人又反手把身后的人拧到身前,剩下的两人面对被当成盾牌的队友犹豫了一瞬,但是也足够奈布打烂他们的脑袋了,那些反应迅速的军人在最后一刻开枪了,奈布只觉得小臂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然后便是隐隐的麻木,“盾牌”想趁他手上脱力挣脱,奈布没管受伤的胳膊,发力勒住了这个人的脖子,“说!还有多少人?在什么方向?”他抓住的这个人也算是个硬骨头,愣是让奈布勒到他喘不上气也没有要说的意思,奈布想了想也没为难他,不过是敌方政府强征的兵,内情怕是也了解不了多少,奈布等他晕过去了就放手了,随手把人朝死人边儿上一扔,在这严冬的夜晚里怕是也凶多吉少,他让沙鼠跑,这楞头小子就真的跑,到现在早就没了影,奈布现在也没心思担心这个小新人了,在这零下的温度里,佣兵团为了行动方便的披风和紧身衣毫无存在感,血液刚涌出来就变得冰凉了,粘的袖子一片粘腻,他身上只有些军队配备的止血剂,把那些味道冲人的粉末认真的洒在伤口上再拿布片一勒就算是包扎了,奈布不敢浪费时间在收拾伤口上,这里的血腥气太重,等引来了敌军奈布怕是等不到伤口恶化就撒手人寰了,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些粉末是个什么东西,敷在伤口上竟然像是烧热了的刀子在来回刮着肉片。奈布匆匆的向前赶,只求能在天亮前回到佣兵团出发的地方,那是国界边的一个小镇,算是这次目标点的邻镇,也是离奈布最近的城镇了。但是早先奈布在镇子逗留的时候观察过那些居民了,他们虽然生活的还算安稳富庶却也被不远处的战火吓得像是惊弓之鸟,每天除了在门前祈祷就是悄悄的躲在家里,见到了雇佣兵们更是吓得气儿都喘不顺,唯独孩子们还算冷静,他们还不懂战争的恐怖,只是享受着无端的清闲。奈布抬起头,透过冰凉的空气看清澈深邃的星空,勉强算是摸清了方向,便蒙头向前走,他几乎能感受到血液缓缓抽离的窒息感,手脚几乎不听使唤,仅剩的血液向身上聚集,试图温暖内脏以维持生命,走到最后他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倒下了还是在继续前进,甚至以为自己陷入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梦中,伤口还是那伤口,但是剧痛已经无法困扰神志恍惚的奈布了。等他再次勉强清醒时出于雇佣兵的谨慎下意识的想坐起来,但是手臂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拉扯的他疼的倒吸一口气,勉强睁开了眼,忍受了摇曳的火光后才勉强能看清自己的处境,是个陌生的屋子,没什么摆设也没有人,身上的棉被老旧却干燥厚实,透着一股朽木的温和香味,他之前的挣扎使被子稍微掀开了一点,空气被炉火温的刚好,并不灼人却隐隐的能感受到暖意。他舔了舔嘴唇,撇了一眼炉火,一个小巧的铁皮罐被放在火边,火光在罐子上映出柔和的光,正在他盯着小罐出神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老旧的木门发出“吱—”的一声,一个人出现在视线里,只撇一眼就让奈布勉强放缓了原本紧绷的精神,那个不好好打的领带让他认出了推门的人,是出发前“收留”佣兵们的孤儿院长,虽然佣兵们做了动员也愿意付钱,但是那些战战兢兢的人们就是不愿意敞开家门让几个品行还算端正的佣兵住上几晚,而这个自称是慈善家的人虽然少不了为了钱的嫌疑却能在这种特殊时刻迎接众人也足够让奈布心生好感了,来的人拖着一个铁盘,装的大概是些食物和水,那人一边推门一边顺着奈布的视线看过去,开了口“里面装的是些清水,要不然屋里太干,你醒来的时候可就没这么舒服了……照顾孩子久了这点儿小技巧还是要有的。”奈布对他笑了笑,还有些迟钝的神经只允许他勾了勾嘴角。那人没再说话,只是把铁盘递到了奈布面前,想了想又收了回去,“你的手……大概还不方便,要不要克利切……”他顿了一下才继续添了两个字“喂你。”,奈布想了想,也没觉得自己几近瘫痪的时候被喂两口饭有多丢人,就操着他嘶哑的像是吞了沙子的嗓子答应了,等汤匙真的凑到他嘴边时他才真切的觉得饿了,从他开始任务到现在就吃了一小块压缩饼干——就是军用配备的,毫无味道的硬面块,汤匙里的东西已经煮的软烂的看不出配料了,只是散发着蔬菜的甜香和淡淡的咸味。这位年轻的慈善家看着十分熟练,大概是平时照顾小孩子们时学会的,他一边很有耐心的等奈布咽下食物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讲的是他究竟是怎么捡到受伤的雇佣兵的,“克利切上午出门,原本打算去市场看看却捡到了你,你就躺在孤儿院旁边的巷子里,平时那里挺多人过的……克利切还说怎么一个人也没有遇到,你躺在那儿简直和死人没什么两样,那些人怕是看到自家门前躺了个…死人,吓得不敢出门了吧。”奈布倒是对他“捡了一个死人”的形容没什么异议,当时自己不省人事又满身伤口和血污,别说是死人,说是哪里来的怪物都有人相信,“那你怎么把我捡回来了?”他带着几分调笑的意思问克利切,那个消瘦的男人已经准备收拾餐具离开了,背着光,脸上的表情晦涩的奈布看不清,嘴角的弧度像是在笑又不知掺了多少讥讽“这里的人早就忘记自己被谁保护着了。”奈布想了半天也没听出这句话是真是假,只能赶在男人推门前道了句感谢。


rua!深夜更新!我简直太喜欢狡诈的像狐狸却又温柔的像星光一样的克利切先生了,我的设定里克利切比奈布要大上两岁,这篇文的感情线大概会像氤氲的水汽一样模糊,我就是觉得那种体现在所有文字里都是爱意却又很少表明的感觉太棒了(虽然我写不出来),这个故事简直就是我梦中的故事啊呜呜呜呜,一匹见过生死离别的狼突然被一只狡猾的狐狸温柔以待,战争的设定是因为喜欢那种阴暗昏沉的感觉,乱世喧嚣,死别生离或许只在第二天的清晨,大概就是两个人像是浮尘一样天涯海角又久别相逢的故事吧。(我是不是太啰嗦了🤨)总之要是有人喜欢就太好了。

久别(壹)





    “呼—”奈布小声的喘了一口气,呵出一小片雾气,温度冻的刺骨,明明还是下午周围却已经阴阴沉沉的仿佛日暮,奈布已经在这个简陋的射击点趴了六个小时了,这个在小土坡上随意挖出来的土坑里还埋着很多边角凌厉的石块,硌在小腹和胸前隐隐的疼,身上盖着厚厚的甘草却并不保暖,顶多是起一点掩耳盗铃的掩护作用,但是不要说是六个小时,作为一个职业的雇佣兵,雇主要求在雪堆里趴上一个月也得认认真真的趴,奈布把手扶在冰凉的狙击枪上远远的透过瞄准镜观察那个卧在山脚的小村,上级的命令是解决出来商量生意的地方军阀,奈布实在懒得用冻的僵硬大脑思考为什么一个有钱有权的恶霸要选择这么一个荒郊野岭的村子作为交易地点,不过这事儿也确实不归奈布想,队长在任务执行前就已经交代好了,只要用小小的子弹穿过土房子上脸盆大的小圆窗打烂目标脆弱的脑袋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这对于游走于前线的雇佣兵们早已是家常便饭,刚巧你手上有一批军火,刚巧你希望用这些军火换些钞票,刚巧…就被政府盯上了脑袋,奈布的任务只是打掩护,击杀的任务则交给了资力更老的射手。
    “嘭……”一声标准的鲁格p08的枪响打破了凝固的空气,这声枪响就这么孤孤单单的响了一下周围就又陷入了寂静,但奈布立马警觉了起来——鲁格p08的枪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那是敌军的配枪。奈布的位置离主力太远,完全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埋伏在村里的前辈都没有动,奈布也就只能继续潜伏着执行掩护任务,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昏暗的奈布看不清村庄了,枪声突然响了,一连响了十几声,奈布在这种光线下没法继续掩护,只是隐约听得出是村庄的方向传来的枪声,大概是队友们遇到了突袭,奈布利索的收拾好了狙击枪往身上一扛,摸出了配枪打算向主力靠近,“哗-—嘭”亮红色的信号弹照亮了半边天,刺目的光照的人眼晕,盯着几乎要消失的火光——那是撤退的信号,说明遇到了极大的打击,主力已经溃散,让掩护和后勤能走多少就走多少。这是奈布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从他加入佣兵团就一直和前辈们出任务,哪怕是独身一人也能利索的完成任务,奈布难得的犹豫了,搓了搓冰凉的双手半饷也没能撤退一步,突然他听到了一些细碎的脚步声,是柔软的靴子碾碎枯叶的声音,“谁!”奈布压低了嗓音,反手把身后的人拧到了身下,军刀雪亮的刃紧贴温热的颈侧,“前辈!前辈是我!”是个耳熟而年轻的声音,“沙鼠?”奈布不确定的问,手上的刀刃勉强向后退了几分,“郊狼前辈,是我是我!”他这才放了手,沙鼠是才入团的新人,这是他的第一次任务,只是来做个观摩学习,谁知道就碰上了这种事儿,就只能向目标点靠近希望遇到长官,“前辈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奈布被问的沉默了一会儿,别看他现在被新人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其实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崭新的团员,奈布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身边还跟了一个年轻的学员,他现在的任务是如何安全掩护这个学员去安全点,“撤退吧。”奈布转身就走了,沙鼠看着还满乐观的,大概是觉得遇到了队友就万事大吉了,但奈布毕竟比他多几年经验,这次的突袭已经让主力沦陷了,想必不可能是好对付的,直到真正离开这片荒凉的山区之前,他们两个几乎是把脑袋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他忍着没在新人面前叹气,只是更加谨慎了周围的环境,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这浓的化不开的夜色,但会不会一头扎进敌人的埋伏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停下。”他伸手拦下了沙鼠,前面有光,老远就能看见那白光圈出了一块儿,那光摇摇晃晃的接近着两个人,装备在冰冷的空气中碰撞的声音刺耳而明显,一队在被占领地区游荡的装甲兵?用脚后跟想也不是友军,但是在这空荡的平地上两个人也只能尽量屏住呼吸,祈祷这队人不要朝这个方向看,奈布打量了一下,大概是四个人,装备和自己不相上下,他们慢慢的靠近了,他伸手隔着衣服捏了沙鼠一下,示意他看自己的指示,突然那群人喊了几句陌生的语言,奈布在他们拔枪之前就先摸出了配枪,他狠狠的推了一把沙鼠“快tm给老子跑!就前跑不要回头!”就转身开枪打中了一个看似高大的白种人,沙鼠是个新人,压根没见过这种场面,愣了一会儿拔腿就跑,“还行,趁这回还过了一把长官瘾嘿…”奈布这时候还拿出闲心自嘲了一下。



这是个脑洞产物emm,就是太喜欢战争的设定啦,想了很久觉得战争真的十分适合佣兵先生,(但是我又不吃杰佣)所以就写了个佣慈,也不全算战争吧,就是想抛开死别写写生离,这一张也没有克利切出现啊占标签了抱歉,我文笔也不是很好,完全写不出那种昏暗阴沉的战争场面,总之就先这样吧👌

晴夜的话,就去看星星吧。

欺诈组

双向暗恋(是现代的设定


   克利切坐在床边,面对着没什么装饰的浅色棉布窗帘,窗户开着,夜风夹杂着街道间的喧嚣呼呼啦啦的闯进来,撞开布料的边角,屋子里没有什么光,大片的月光和星辰被那棵老树的叶子割的零零碎碎,在窗帘上映着隐隐约约的色块,不知道怎么的,克利切盯着恍恍惚惚并不真切的光点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转瞬即逝,只让克利切抓住了一点儿尾巴——明天晚上还是晴夜的话,约瑟维去看星星吧。

    具体该怎么做克利切实在是没想好,毕竟只是突如其来的灵感,没有合适的地方,没有恰当的理由,也…没有说出口的办法。在手机上刚敲好两个字,想了想又一点点的删掉,最后只剩下十分简洁的“明天晚上陪克利切去看星星吧。”一句话,盯着这句话看了一会儿,克利切只能伸手删了这句话,“叮-”发送信息成功的声音不适时的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克利切大概明白了什么叫做给自己找麻烦,这大概是自己干的最蠢的一件事了,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的跳,手上一阵无力,克利切就拿着手机僵在那里,脑子里乱的像老太太的烂毛线,“我应该撤回的。”这个想法没能传达给失去控制的手,有一种微弱的鼓动让克利切有些懵,真奇怪,克利切也学会期盼什么了。

    “嗡…”微弱的震动让克利切像是触电了一样,心里“咚”的紧了一下,手机则掉在了克利切脚边,“不争气…”克利切这么念叨自己——他的声音颤的像被告白了的纯情高中生,真恶心。捡起手机,一条消息静静的躺在干净的界面上,只有一个符号—“?”,克利切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个明显是在等着一个解释的符号让克利切有点儿窒息,“啧…”揉了一把头发,干脆仰躺在了床上,把有些发烫的面颊贴在温凉的被子上,克利切没什么好解释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嗡—”被握的发热的手机轻轻的振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震动,克利切从床上猛的坐起来的时候撞到了床头,虽然被撞的有点儿懵但还是急切的瞄了一眼短讯——“睡傻了吧?我是瑟维。”“要我告诉你艾玛小姐的手机号吗?”操。刚才那些不切实际的心动像是潮水一般迅速的褪去,留下的只有斑驳的泥泞,克利切鼻头有点发酸,妈的,垃圾神棍。飞快的回了消息“嗯!我约的是艾玛!”“垃圾神棍再见!”


(晚上睡觉前突然有的灵感,就是很想看看青涩懵懂傻fufu的恋爱,所以就有了这篇满足自己少女心的十分钟产物,我想会有一个后续来让这个故事圆满一点儿,文笔是很垃圾的,梗也很俗,就……这样吧。